-

“有功夫在這裡攔我,不如趕緊帶著你的狗去醫院吧,去晚了那隻手就廢了。”

楊天冷聲說道。

李雲涵的手腕被折斷之後,叫的太難聽了,楊天直接把他敲昏了過去。

但就算昏倒過去,臉色仍舊慘白,額頭上密密麻麻佈滿汗珠,

“你把他怎麼樣了。”

楊辰這才注意到李雲涵躺在地上,臉上笑意頓時消失了:“楊天,你敢傷他,你知不知道李家是什麼世家!”

李雲涵是他用的最得心應手的狗腿,如今居然被傷成這樣,這不是再打他的臉嗎。

更何況,李家這樣的家族,為了往上爬什麼手段都能使出來。

今天在他這受了傷,以後不知道要利用這件事,從他這索要多少好處!

雖然不是打發不了,但一個小小的楊天,給他填了這麼多麻煩,他哪能輕易放過楊天。

“是什麼世家,我不關心。”

楊天淡淡的看著他:“你們在外麵怎麼胡來我不管,但想在華都搗亂,就彆怪我不留情麵。”

“嗬......”

“不留情麵?”

楊辰氣笑了,輕蔑的上下打量楊天:“請你來宴會,是太給你臉了?你真以為我收拾不了你了?”

“楊天我告訴你,彆管在哪,隻要我說話,就憑藉我楊家二公子的身份,數不勝數的世家願意給我當馬前卒!”

楊辰高傲的說著,目光掃了一圈,湊到楊天耳邊壓低聲音說道:“這些人裡,不少都是你這邊的吧?你覺得策反他們需要多久?”

他繼續說道:“我覺得隻要我說一聲,這些人至少一半會臨陣倒戈。”

“你大可以試試”

楊天無所謂的看著他。

華都這些世家,有名望的他都收攏到麾下了。剩下的那些小家族,充其量也就是湊個數,就算倒戈,也壞不了什麼大事。

而且楊辰這麼乾,還能讓他知道,那些家族可以扶持,那些不行,簡直是有利而無弊端。

楊辰一愣,臉色有些陰冷。

這已經不是囂張了,簡直就是不給他臉!

“楊天,你真要跟我對著乾?”

他麵色陰鬱的問道:“我知道你的身份,如果你想要楊家家主的位置,有我扶持,會事半功倍。”

楊辰毫不避諱的說道:“你可要想清楚,得罪我,冇什麼好處。”

毛傑等人,早在楊辰圍過來說話的時候,就已經退到一邊。倒不是畏懼楊辰,隻是他們懂得非禮勿聽。

到了他們這個身份,知道的東西多了,反而不好。

“楊家家主?”

楊天不屑的冷笑一聲。

當初楊尊派人請他回去,他都冇答應,現在楊辰居然想拿著個蠱惑他?

楊辰隻以為他說到楊天心裡了,得意的揚起下巴:“對。有我幫你,你想奪家主之位,至少有七成勝算。”

對於一個大家族而言,每次家主換人,家族主脈的人,乃至旁支的子嗣,都會拚儘全力爭取一把。

要知道當家家主,這可不隻是一家之主這麼簡單,能給自身,乃至自家後代帶來的利潤,都是及其可觀的。

然而。

楊天譏諷的搖了搖頭:“看來你對我的調查,也不過如此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