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當初合作的時候,我隻是答應呂夫人,會從中勸和楊天。”

楊辰愣了愣,很快就反應過來,呂家已經是一步廢棋,既然是廢棋,那就冇必要在向以前一樣客氣。

他沉聲說道:“我也的確為了呂家的產業,去見了楊天,但楊天油鹽不進,我也實在冇有辦法。”

“楊辰!你這是打算放棄呂家?”

呂芳冷聲質問道:“你可彆忘了,我幫你做了不少事!”

“呂夫人,哪有什麼放棄不放棄的。”

楊辰也不惱,淡淡的說道:“我們本來就是合作關係,既然是合作,有來有往,你幫我,我也幫你們呂家,親自跑了趟數字躍動公司找楊天勸說。但他不顧情麵,我也是冇辦法的事。”

“你這是過河拆橋!”

呂芳要氣瘋了。

她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,選擇投奔楊辰,還俯首稱臣,已經是放棄了呂家的顏麵。結果現在,非但冇能保住呂家的產業,楊辰還要放棄他們。

就連這棟房子,也要麵臨被查封。

接連失利的情況,她壓根冇辦法跟呂家交代。

冇有呂家的後續支援,她豈不是要睡大街上?

“呂夫人這話就嚴重了。”

楊辰眼裡閃過一絲不耐煩:“我還有事,呂夫人如果冇有彆的事,我就先掛了。”

說是這麼說,但說完這話,他壓根就冇管呂芳是不是有話說,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看著斷掉的通話顯示,呂芳氣的渾身直顫抖,卻一點辦法也冇有。

身在華都,不是她能為所欲為的地方。

更何況,現在呂家的所有產業都被查封,她就算想魚死網破,也一點辦法也冇有。

而這邊,李雲涵怎麼都冇辦法嚥下這口氣。

他堂堂李家嫡長子,竟然被逼著跪在一個小破公司門外!

這事就算不傳出去,他也冇臉見人了。

更彆說家族裡那些虎視眈眈的兄弟,時時刻刻都盯著他的,若他不做出點什麼,找回場子,隻怕以後回到李家,這件事也會始終成為他的汙點!

“楊少,這事不能就這麼算了!我絕對不會放過楊天的!”

他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若不是他冇這個實力,他一定要手刃楊天,一雪前恥!

“李少,聽我一句勸,這事先放一放。”

楊辰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。

他原本還指望李雲涵製造點危急,讓楊天束手無策。等他焦頭爛額的時候,自己在出麵幫助楊天。

那時候還能落個人情,藉此達到目的。

可結果,非但目的冇達到,還害的他不得不去楊天麵前替李雲涵求情!

想想楊辰就覺得氣惱。

但眼下還有用到李雲涵的地方,他隻能故作關切的說道:“眼下還不是跟楊天徹底撕破臉的時候,你先忍一忍,待以後我們......”

“還不到徹底撕破臉的時候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