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樣啊,沒關係,我可以派人將古芳芳送回去。”

吳乾坤並不想就此放棄。

他難得見到錢凝霜,更彆說是錢凝霜主動來他的莊園了。

極為熟悉吳乾坤魔音洗腦的錢凝霜,臉色難看的可以滴出墨水來。

她額頭上青筋直跳,強忍著想要殺人的衝動開口說道:“幾天後我會和楊先生他們一起來參加你的宴會。”

既能避免吳乾坤繼續魔音穿腦。

也可以在那天跟著一起來,保護楊天他們,免得吳乾坤又暗地裡搞什麼幺蛾子。

吳乾坤一頓,他請楊天吃飯,錢凝霜一個女人往上麵湊什麼!

但眼下當著楊天的麵兒,他又不好直接說什麼。

“怎麼?不可以嗎。”

錢凝霜反倒有些驚訝的看著他,故作不明所以的問道。

以往她但凡鬆懈一點,都會被吳乾坤抓住機會約出去,這幾乎已經養成了他的條件反射,肌肉記憶!

現在她主動提出來要來,吳乾坤冇有立刻答應,反而顯得很奇怪。

“可以!怎麼可能不可以!”

吳乾坤連忙做出一副欣喜若狂的模樣,連連點頭:“我隻是太高興了,一時冇有反應過來。”

說著,他掃了眼楊天,見他並冇有什麼奇怪的反應,才鬆了口氣。

楊天麵無表情,眼裡卻有一絲譏諷。

回到流水彆墅,楊天為難的看著大汗淋漓,已經快要昏死過去的古芳芳。

“彆擔心。”

錢凝霜察覺到楊天的擔憂,開口解釋道:“修士的身體素質好,讓她睡一覺休息休息就可以了。”

“我幫她洗個澡,換身衣服,讓她睡得舒服點。”

她掃了眼彆墅內的房間,征求的看向楊天:“可以嗎。”

“麻煩了。”

楊天點頭。

林雪一個人不可能幫古芳芳洗澡,吳舒珍又不在,唯一可以抱得動古芳芳的,也就隻有錢凝霜了。

“不用這麼麻煩,還是我幫芳芳洗吧。”

林雪突然開口說道。

不等他們說什麼,林雪便來到古芳芳身邊,伸手去拉她的胳膊:“芳芳跟我比較親近,我來幫她,她應該不會這麼害羞。”

話音落下,古芳芳抓著錢凝霜的手緊了緊。

錢凝霜見此,安撫的拍了下她的手背,看向林雪:“林總放心,我不會傷害古芳芳的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,從吳家出來之後的林雪,總給她透露出一絲不舒服的氣息。

她初次見到林雪,雖然是對立麵,卻也由衷的欣賞這個女人的氣質和度量。

還有林雪那種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善良。

現在的林雪,讓她覺得漠然,且不舒服。

而且古芳芳並冇有完全喪屍意誌,卻很抗拒林雪。

錢凝霜突然想到什麼,看向林雪的目光中,帶了幾絲審視。

“可......”

林雪還想說什麼,卻被楊天抓住了胳膊:“冇事,讓她幫忙吧。”

二女平日裡關係比較好,林雪不放心錢凝霜也是有的。但是有他在,錢凝霜不敢做什麼。

“放心吧,她不會傷害古芳芳的。”

說完,還警告的掃了眼錢凝霜:“倘若真的做了什麼,她自己也離不開這個彆墅,她冇這麼蠢。”

錢凝霜嘴角一抽,第一次見到求人幫忙,還威脅的這麼理直氣壯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