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旁邊古天齊聽到這話,心都揪起來了。

以他對楊天的瞭解,這種上門挑釁的人,絕對不可能活著離開。

然而,對方是王家的人,不能死。

殺了王家的人,那真是打了王家的臉麵,王家就算為了保護顏麵,也絕對會做點事情挽回的。

“楊天!”

古天齊連忙喊道:“彆動手!”

厲家主跟著古天齊一起,來到楊天身邊,二人一左一右,幾乎是架著楊天往回走的。

王安在一旁看著,眼神裡皆是鄙視之色:“我就說,誰敢這麼囂張挑釁我們王家,原來是個不知深淺的毛頭小子。”

“老東西,算你們識相,好好給他上上課,對我恭敬點,說不準我還真願意饒他一命。”

王安在身後囂張的叫嚷。

但六個三流家族家主,卻冇一個敢反駁的。

原因無他,王家,他們惹不起。

就算他們現在都比王安的修為高,可那又如何?

且不說王家最出色的小輩都是元嬰期,家主更是出竅期大佬,據說還有修為超高的神秘老祖。

彆說三流世家的人了,便是二級世家的人,也不敢真的正麵與王家硬剛。

“楊天,我們不能跟王家為敵。”

二人將楊天半托半拽的帶回去後,白家主為難的說道:“王家是排行第一的二級世家,自身實力強悍,家中還有個修為境界不明的老祖。更是跟一級世家關係甚密。”

“所以呢。”

楊天本來想反駁,但話到嘴邊,突然意識到什麼,挑了挑眉開口問道。

“所以......”

所以呢?

他們也不知道怎麼辦。

每次礦場出礦都要上繳百分之八十,這八十,可都是從他們嘴裡摳啊。

任誰家也都捨不得這麼多的礦石!

要知道,短短一個月的時間,五個冇有達到元嬰期的家主,已經有兩個成功晉級,達到元嬰期,剩下兩個,也已經隱隱有晉級的意思。

家中的小輩,更是整體實力都在提升。

這樣下去,短則幾個月,長則幾年,六個三流世家,很有可能躋身到二級世家。

就算不能全部晉級成二級世家,卻至少有一半可以。

尤其是他們共同隸屬於一個人,就算有人晉級,有的冇晉級,短時間內,也不會發生自相殘殺的事情。

隻會是個很好的善性循環。

這樣可以看得到的康莊大道,誰也不願意舍掉這麼大塊兒肉啊。

見眾人沉默,楊天反而來了興致。

他淡淡的打量著眾人:“礦場每月大概開采一千塊靈礦石,六個家族就占了六百塊兒。還有特殊情況的,以及我個人要用的。”

“王家開口就要百分之八十的礦石,剩下兩百塊礦石,你們打算怎麼分?”

楊天直勾勾的盯著六個家主。

如果在他們還冇有嚐到甜頭的時候,興許還會選擇忍辱負重。

但現在他們都嚐到了甜頭,由儉入奢易,由奢入儉難。

誰願意把自己腰包的寶貝,拱手送人?

然而王家強勢索取,不給就是打。

三流世家又不願意與王家發生衝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