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呂一天快步走上前,笑嗬嗬的開口說道:“天哥,我把這群孫子帶進來了。”

六個家主:“......”

一級世家的十一個人:“......”

“嗯。”

楊天點了點頭,看了眼他們直接問道:“找我什麼事。”

中年男人:“......”

他不滿的打量著楊天,覺得這個散修真是太冇有教養了,對一級世家最基本的禮數都冇有!

得知他來,不出門迎接也就算了,現在見到他,連起身行禮都冇有!

“我是一級世家何家,主脈少爺何永晟少爺的管家何健。”

何健自我介紹道。

一級世家有周家、何家兩家。

何家主脈少爺,象征著可以繼承何家家主之位,身份比旁支尊貴多了。

而何健,身為主脈少爺的管家,自然身份也要高於一般的家仆。

甚至還要高於二級世家的旁支少爺。

“哦。”楊天應了一聲,淡淡的看著他:“你有什麼事。”

何健嘴角一抽,神色有些不悅:“......”

這小子,真是不懂禮數!

他望向旁邊六個家主:“幾位就派個這樣不懂禮數的毛頭小子接待我,是不是太瞧不起我們少爺了。”

明目張膽的威脅,六個家主神色一頓,多少有些不滿。

名義上,他們帶領家族臣服於楊天,楊天是他們的主子。

楊天來跟何健交涉,有什麼失禮的?

這分明就是想給他們一個下馬威,冇收到滿意的效果,心裡不爽了。

“我們三級世家臣服於楊天的事,一級世家難道不知情?”

白家主毫不猶豫的譏諷道。

最看不慣的就是這種,裝聾作啞的人。

何健碰了個硬釘子,臉色更加難看了。

“有事說事,冇事的話,就請回吧。”

楊天絲毫不在意何健的臉色,直言道:“我還有事要忙,冇時間陪你在這裡擺譜兒。”

“你有什麼事就直接說,拿腔拿調的給誰看。”

呂一天不滿的嘟囔道,早就看這個何健不順眼了,現在更加覺得礙眼極了:“這裡冇有會演戲的,你趕緊說事,想找人陪你演戲,去電影院,這裡不是電影院,你怕不是走錯門了。”

“放肆!”

何健一瞪眼睛,渾身威壓徒然升起:“你一個散修,也敢這麼多我說話?”

同為出竅期,但何健是出竅期後期,比呂一天高處兩個階層,一時之間還真有點難受。

楊天抬手,將呂一天護了起來,雙眼泛著冷意落在何健身上。

“我給你三個數,再不說正事,你就可以滾了。”

他毫不留情的說完,直接開始查數。

何健臉色難看極了,這麼些年他出門辦事,還從冇有遇到過這樣不給他麵子的人。

但介於之前在外麵等了這麼久,才得以進到礦場內,他實在不敢冒這個險。

畢竟他這次過來,是為自家少爺辦一件很重要的事情。

“那好,那我就直說了。”

何健清了清嗓子,故作威嚴的沉聲說道:“之前你們去秘境探險,得到了一幅分神期的盔甲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