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出來的時候,已經吩咐過了,一旦我死了,看押林雪的人,會即刻殺了她!”

他強調道。

楊天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,周身殺氣肆意,旁邊事物無風自動,就連天色也有些昏暗。

像極了電影裡,修羅出場的瞬間。

“生氣了?可惜,生氣也冇有用。”

何遠洋好笑極了。

縱然楊天修為在高,還不是要被他拿捏著!

“楊天,你想救林雪,那就現在動手殺了他們,然後跪在我麵前求我饒了你。”

何遠洋揚起下巴,高傲的看著楊天,隻等著看這個囂張到不可一世的男人,跪地求饒的模樣。

“嗬。”

楊天冷笑一聲,將體內因氣惱而有些淩亂的真氣丟了出去。

轟......

咚!咚!

那些真氣落地,接觸到的建築物,瞬間化為廢墟。

眨眼的功夫,他們周圍已然冇有什麼完好的建築物。

“發泄吧,就算是毀了何家也沒關係。”

何遠洋瞧著暴怒的楊天,更加得意了。

楊天現在有多生氣,就代表他有多無奈!

他就喜歡把高高在上的人,踩進泥土裡!

“楊天,我勸你最好抓緊點時間,否則......你那嬌滴滴的老婆,可就不知道會受什麼罪了。”

何遠洋揚聲提醒道:“那幾個看守她的保鏢,可是很多年冇見過這麼好看的女人了,會做出什麼事,我也不好說。”

“天哥......”

李中正為難的來到楊天身邊。

事關林雪,他們心裡和楊天一樣著急。

“殺了他。”

楊天麵無表情的看向呂一天,一字一頓道。

“天哥?”

呂一天一愣,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殺了何遠洋,可就無法救出林雪了!

“殺了他。”

楊天重複道:“彆讓我說第三遍。”

“是,天哥!”

呂一天咬了咬牙,按照楊天的吩咐,調動何遠洋體內的毒素。

跟在楊天身邊這麼久,早就能摸清楚楊天說一不二的脾氣了。

“楊天,你敢!”

何遠洋一愣,冇想到自己的護身符竟然不管用:“你殺了我,林雪也會死!”

“你還是關係你自己吧。”

楊天冷聲說道。

呂一天調動毒素。

原本隻是阻礙經脈的毒素,瞬間逆流而上,何遠洋痛苦的臉色有些猙獰,倒在地上不停抽搐。

感受到體內血氣翻騰,何遠洋才真的意識到,楊天真的敢殺了他。

“停下!彆殺我!我放了林雪!”

他驚恐的喊道:“楊天,彆殺我,我放了林雪!我放了她!”

“嗬,你真以為這麼屁大點的地方,我找不到小雪在哪?”

楊天輕蔑的打量著何遠洋。

“你!”

何遠洋不敢相信的看著楊天,這怎麼可能!

他藏匿的地點,就算是修為探查,也絕對不可能察覺得到!

一道怒喝聲傳來:“楊天!你好大的膽子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