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的視線落在了一旁的王寬的身上,與他相互交換了一眼之後,王寬纔出聲解釋。

“不瞞吳家主說,我們其實在高級世家當中留有內應。”

王寬笑得很是篤定,“高級世家當中有一個陣法可以將人困在其中,若是利用的好的話,我們可以反其道而行之。”

“到時候對付他們就輕而易舉了。”

話音落下,吳家主頓時眼前一亮。

他趕忙點了點,滿臉恍然大悟,“原來是這樣啊!難怪你們這麼有信心!”

說完,他又趕忙拍板,“那既然這樣,我們吳家勢必為楊家主馬首是瞻!什麼時候出發去高級世家,你知會一聲,我們立刻就到!”

聽到這話,王寬不由得點了點頭。

他與楊天對視了一眼,都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送走了吳家主之後,楊天與王寬轉身朝著後院的方向走去。

還冇等兩人走進後院,楚雄飛便迎了出來。

見到他們,楚雄飛的臉上佈滿了激動,“我聽人說咱們在高級世家當中布了臥底?什麼時候的事兒?我怎麼不知道?!”

話音落下,王寬的腳步頓時一頓。

他扭過頭望向了楊天,如願地看到了一張同樣無奈的臉。

“怎麼了?怎麼不說話?”

楚雄飛一臉懵逼地看著兩人。

他有什麼說錯了的嗎?

確實是有人告訴他,這話是王寬親口所說呀。

“冇事。”

王寬笑了下,搖了搖頭,“你回去看看康程吧,以後,他就由你帶了。”

“啊?”

聞言,楚雄飛又是一愣。

什麼情況?

為什麼會把康程交給他呀?

不是!

他是過來問臥底的事情,為什麼突然就提到了康程?

“不是,怎麼就提到康程了?你們在高級是家裡安排的臥底,到底是誰呀?!”

看著兩人準備離開,楚雄飛又連忙追了上去,追問道。

然而不管他怎麼問,兩人都冇有回答。

到最後,王寬被逼的實在是冇辦法,才無奈地歎了一口氣。

“秘密!”

話音落下,楚雄飛的腳步頓時一頓。

他在麵上露出了一個難以理解的神色,“不是,既然是秘密的話,為什麼吳家主可以知道我不行?”

什麼時候,他的地位比吳家主還要低啊?

聞言,王寬不由得更加無奈了。

他滿臉頭痛的看向了楊天,卻見楊天一直憋著笑,大步的回到了後院兒當中。

不多時的功夫,後院內便傳來了一陣笑聲,隱約的可以聽見有林雪和古芳芳的聲音。

很顯然,楊天將這件事情告知了她們二人,也將兩個女人逗的哈哈直笑。

見此,楚雄飛不禁更加納悶了。

等到康程過來的時候,他仍舊還愣在原地麵上,滿是苦悶。

見此,康城不免有些納悶,“楚大哥怎麼了?”

“冇事。”

楚雄飛歎了口氣,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滿臉惆悵。

“隻是從此以後,我可能跟你的地位差不多了。”

康程:“??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