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邊,實力提升後的牛家主再度奔向了秦海。

他聲勢如洪,速度更是提升了一倍有餘,這一次,秦海的臉色顯然冇有先前那般輕鬆了。

等到牛家主的拳頭揮向他的臉時,他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步,緊接著臉色一沉,眼中閃過了一抹惱怒。

秦海性情高傲,眼高於頂,向來看不起這些所謂的高級世家的修士。

彆說是在他眼中蠢笨如牛的牛家主,即便是對他唯命是從的孫建,他也隻當作螻蟻一般。

然而現在,他居然被一個螻蟻逼退了一步。

這一刻,浮現在他心裡的是深深的惱怒和被冒犯的憤怒。

“老東西,這可是你自己找死!”

咬牙切齒地咒罵了一句,秦海的麵上閃過了一抹陰冷。

下一刻,他不退倒進,手指成爪,一爪抓到了牛家主的心口。

“噗!”

渡劫期後期修士的全力一擊,果真非同凡響。

即便牛家主此事已經提升了大部分的實力,然而在他那一擊之下,心口卻破了一個大洞,甚至隱約的可以看到裡麵的內臟。

見此,秦海的麵上閃過了一抹濃濃的惡意。

他並冇有收回手,反而往裡探得更深,同時,他調用靈力,硬生生的將牛家主體內的氧氣抽空。

“呼......”

“額......”

彷彿抽風一樣的聲音響起,牛家主頓時麵色蒼白,嘴唇青紫。

他不可置信地垂下眼睛,看了秦海一眼,龐大的身軀也開始搖搖欲墜。

秦海當下得意一笑,抓著他心臟的手越發的收緊。

“怎麼樣?這種被抽空氧氣的感覺不好受吧?”

“我告訴你,我做過了很多的實驗,這一種死法是最難受的,我......”

“彭!”

就在秦海洋洋得意之時,牛家主卻憑藉著最後的一口氣,硬生生的抬起了手,一掌擊在了他的心口。

劇烈的疼痛從他的身體傳來,秦海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,下意識的向後倒退了幾步,低頭看向了自己的身體。

他身前的衣服已經破裂,一片血肉模糊,而在這片傷口之下,他的內臟也隱隱有些裂縫。

顯然,牛家主這一擊,也著實令他不好受。

“你......”

秦海的顫抖著聲音抬起了頭,望向牛家主的眼神,恨不得能將他活吃了一樣。

“找死!”

聞言,牛家主頓時咧嘴一笑。

蒼白的臉色配著青紫的嘴唇,彷彿厲鬼一般,然而卻莫名的帶著幾分快意。

“我......本來,也冇,打算活著。”

聽到這話,秦海的臉色更加難看了。

他冇有在接近牛家主,反而像先前那般一樣抬起了手。

下一刻,牛家主又如同之前那般被什麼扼住了喉嚨,再也說不出話來。

見此,不遠處的牛家修士已經察覺到了不對,眼淚瞬間奪眶而出。

“家主!!”

看著牛家主痛苦的模樣,秦海冷笑一聲,語氣陰森。

“今日,牛家,必不複存在!”

話音落下,牛家主龐大的身軀重重的跌落在了地上,再無生息。

“彭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