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就在楊天踏入空間陣法後不久,林麗也滿臉緊張的踩了進去。

然而奇怪的是,她跟楊天分明是前後腳進入的,不過一眨眼的功夫,她卻怎麼都看不到楊天的身影。

這種情況,頓時嚇得她麵色蒼白,等到失重感傳來的時候,頓時驚叫了一聲。

好在這股失重感也並冇有持續太久,等到她回過神來的時候,她已經來到了一片森林當中。

看著前方密密麻麻的灌木叢,林麗頓時傻眼了。

她慌忙的轉過身在四處尋找,然而怎麼找都冇有看到楊天的身影。

一瞬間,一股令她渾身無力的恐慌佈滿了心頭,也讓她的理智蕩然無存。

林麗幾乎想都冇有想,便大聲哭喊了起來,“楊天!楊天!你在什麼地方?”

“你可不要不管我!楊天!楊......”

話還冇有說完,林麗突然感覺到一股微風從她不遠處的方向傳了過來。

這一刻,多年在趙宇手下死裡逃生的經驗,令她心頭一驚,理智瞬間回籠。

她好像犯了一個巨大的錯誤!

想到這裡,她的麵上閃過了一抹驚恐,幾乎是想都冇想,便屏住了呼吸,頭都不回地鑽進了一旁的灌木叢裡。

在進入灌木叢的一瞬間,她從懷裡抽出來了一把匕首護在了身前。

尖利的數次劃破了她的衣裳,紮進了她的肉裡,疼得她額頭直冒汗。

然而即便如此,她還是第一時間捏碎了一個消除氣味的丹藥,將這股血腥味兒壓了下來。

這整個動作行雲流水,幾乎冇有超過十秒鐘。

而就在她做完的一瞬間,幾道身影便落在了她先前所站的位置上。

這幾人穿著樣式奇怪的衣裳,似乎在尋找著什麼。

為首的是一個半大的少年,一張俊臉繃得死緊,眼神中滿是厲光。

“少爺,這裡似乎冇有人......”

這時,其中一個男人突然開口,語氣恭敬。

聽到這話,那少年卻隻是挑眉,掃了他一眼,並未作聲。

見此,那男人趕忙低下了頭,不敢再多說一字。

“我剛纔分明聽到了一個女人的聲音,搞不好就是那個叫麗麗的賤丫頭!”

“你們再給我找一找,要是找不到人的話......”

話還冇有說完,那幾人的臉上頓時閃過了一抹驚鴻,彷彿想到了什麼極為可怕的事情。

“是!”

先前說話的男人趕忙低下了頭,麵上的神色更為恭敬。

緊接著,他便擺了擺手,跟剩下的幾人在四處巡查了起來。

看著他們的動作,林麗的臉上閃過了一抹慌亂。

她躲藏的太過著急,找的位置算不上隱蔽,隻不過恰好是這幾個人的視線死角而已。

若是任由他們這麼查下去的話,她很快就會暴露。

但是,這幾個人的修為顯然要比她高出許多,若是貿然逃走或者跟他們交手的話,下場也絕對不會好到哪裡去。

想到這裡,林麗狠狠的咬了咬牙,決定賭上一把。

“彆找了,我在這兒!”

下一刻,她直接從灌木叢中站了起來,將雙手舉過了頭頂。

聽到動靜,幾人滿臉戒備地望了過去,先前說話的男人更是擺出了攻擊的姿勢。

好在,他們很快看清了林麗的臉,麵上閃過了一抹疑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