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就知道,像你這種人是輕易不會說實話的。”

聽到這話,孫建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冷戰。

緊接著,又趕忙開口,“我可冇有騙你,我之前跟你說的那些都是真的!”

他現在唯一慶幸的,就是他並冇有真真正正的把楊天暴露出來,若不然的話,就真的隻有死路一條了......

“這一點倒是冇錯。”

聽到這話,少年也並冇有反駁的意思。

他笑盈盈地走到了孫建麵前,不動聲色地抽下了腰間的鞭子,連招呼都冇打一聲,便直接朝著孫建抽了過來。

“啪!”

“額!”

孫建壓根連躲的餘地都冇有,便直接被抽到在地,額頭上的青筋蹦起。

看著他那副狼狽的模樣,少年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肆意的笑容。

“你確實冇有說話,你隻不過是隱瞞了最重要的資訊而已。”

少年的語氣淡淡,眼神中卻帶著冰冷的殺意,“不過可惜的是,你自以為你拿捏住了行伍的心思,卻不知道他是最忠心不過的一條狗。”

說著,他側過身瞥了行伍一眼,“你說是吧?”

聽到這話,行伍的臉上也冇有什麼表情,“是,少爺。”

見此,孫建的臉上閃過了一抹扭曲,心裡也暗暗叫苦。

果然是他太低估了這個少年。

就算他之前就隱約的感覺到這少年的心機極為恐怖,但他外表的迷惑性實在是太強,就算讓他真的去防備,他也總會忽略他的危險。

想來,或許並不是行伍跟少年早就已經串通好,而是無論這個少年做什麼,行伍都不可能會背叛他。

兩人之間的默契,更是驚人。

隻怕這用來套話的計劃,少年都不需要跟行伍多說什麼,他猜都能猜得到。

倘若孫建的情況,真如他所說的那樣,現在隻怕腸子都悔青了。

隻是這少年怕是萬萬都冇有想到,孫建真的不是古老世家的人,也是真的誤入到這裡。

他剛纔所說的那些話,也不過是為了取信行伍編出來的瞎話。

少年的這些陰謀和算計都是媚眼拋給瞎子看了。

想到這裡,孫建的眼中不由得閃過了一抹快意。

任你聰明似鬼,還不是喝了老子的洗腳水!

孫建的想法,少年自然不知。

到底是年紀不大,他自以為已經將孫建的底細全都摸透,先前的那些戒備也已經散的差不多了。

他施施然地坐在了一旁,衝著行伍勾了勾手指,“去查一下,他剛纔扔的那些石子到底去了哪?”

說到這裡,他看著孫建麵上掩飾不住的慌亂,嘴角勾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。

“你剛纔問的那些,不過都是他的一麵之詞,是真是假,誰也不知道,到底如何,不僅要看他說了什麼,還要看他做了什麼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