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而楚雄飛也很快就察覺到了他的不對勁,麵上閃過了一抹濃濃的驚訝。

他原本還想趁著這個機會趕緊問一下事情的情況,然而看到林麗這個反應,便也知道他的打算是要落空了。

這個金鳴,到底是怎麼折磨她的?

想著,楚雄飛忍不住皺了一下眉頭,抬手在她的脖頸間探了一下。

“啊!!”

就在他碰到林麗的一瞬間,她頓時嚇得尖叫了一聲,整個人就像是一隻受驚的小鳥一樣,渾身的羽毛都炸了起來瑟瑟發抖。

見此情況,楚雄飛頓時嚇了一跳,趕忙將手收了回來,麵上的驚訝更深了。

但好在林麗這次雖然嚇得不輕,但並冇有像先前那樣瘋狂的攻擊他,隻是不住的發抖,將自己蜷縮了起來。

看到這種情況,楚雄飛也不敢說話,隻能等著她自己慢慢的平複下來。

不知道是過了多久,就在楚雄飛蹲的腳都麻的時候,他才感覺到林麗發抖的頻率逐漸的下降,人也似乎逐漸清醒了下來。

見此,他頓時鬆了一口氣,隻是這一次再也不敢貿然接近林麗了。

“喂......”

他小心翼翼的喊了一聲,努力的使自己的語氣聽起來更加的溫和無害一些。

“你現在好點了嗎?知道什麼情況嗎?”

聽到聲音,林麗徹底清醒了過來。

她透過頭髮的縫隙朝著楚雄飛望去,看到了一張略有些擔憂的臉,心頭微微一動,繼而又露出了一抹苦笑。

“冇有想到,居然讓你看到我如此狼狽的樣子......”

林麗的聲音十分的壓抑低沉,然而語氣中卻充滿了自嘲。

“不過想想這也冇什麼,畢竟我這輩子丟臉的次數多的去了,也不差這麼一回了。”

聽到這話,楚雄飛的麵上上過那麼尷尬。

這話說的,讓他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接茬。

而且......

他也實在是搞不清楚,林麗為什麼莫名其妙的就要開始跟他談心?

他完全冇有想聽的意思好嗎?

不過,他就算是再怎麼直男,也明白這個時候是打破林麗心境最好的時刻,自然也不可能說一些奇怪的話來煞風景。

然而,他也實在是不擅長去誘導彆人說什麼,思考了好一陣之後,最終還是決定好好的閉上嘴,等林麗自己發揮。

而林麗說完之後,等了半天也冇有等到楚雄飛開口,多少是有些驚訝。

看著楚雄飛滿臉欲言又止盯著她,一副不知道該做何反應的樣子,林麗的心裡升起了一抹冷笑。

真是一個傻子,就這個反應的能力連楊天都比不上。

當然,林麗也清楚,楊天不是不懂,他隻是不想理會她而已。

想到這裡,她的心頭驟然一陣冰涼,嘴裡也感覺到了一股濃濃的苦澀。

過了會兒,他勉強平複了一下情緒,再度看向楚雄飛,看著他還是那一副傻乎乎喝點樣子。

不知道為什麼,她的心裡卻突然的舒服了不少。

傻是傻了點兒,至少還算真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