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c幾番交手下來,楚雄飛漸漸的就落了下風。

而楊天依然還是保持鎮定。

玉錦龍,一直在注意著楊天的表情變化。

可是他卻並冇有看到楊天有任何的表情變化。

心頭不自覺的想著,難道他真的什麼也不害怕嗎?

楚雄飛的實力很強,從他周身跳動著的靈力就可以看出來。

連一個隨從都這麼強,他口中的主人是不是就更加的強子。

這如何能夠不讓玉錦龍擔憂呢。

特彆是看到楊天那一臉平靜的樣子,似乎並不把這一幕放在眼中。

玉錦龍的目光漸漸的變的有些凝重了起來。

而時間卻是在快速的流逝而去。

轉眼之間,楚雄飛竟然已經擋了一百多招了。

雖然此時楚雄飛漸漸落入到下風,可是並冇有到必敗的地步。

火紅衣服的年青人,看到楚雄飛的實力竟然這麼強大。

內心也是有些吃驚,當下他的臉色微微的一變,銀色長槍,突然之間加速向著楚雄飛飛奔了過去。

砰的一聲響,銀色長槍,直接就撞在了楚雄飛的身上。

銀色長槍之上,有著黑色的液體直接飛濺到了楚雄飛的身上。

滋滋!

楚雄飛的身上突然間就冒起了煙。

看到這一幕,楚雄飛眉頭微微的一皺。

“這是什麼?”楚雄飛冷冷的問道。

“這是銀槍中帶的天下十大奇毒之一的九魂散。”

火紅長衣的年青男子冰冷冷的說道。

“你竟然用這種卑鄙的招式來對付我,我鄙視你。”

楚雄飛一臉氣憤的說道。

“你隨便鄙視,隻要能把你殺掉就行。”

火紅長衣的年青男子帶著冷冷的笑意說道。

而玉錦龍,依然在盯著楊天看去。

他想看看,楊天此時是否慌亂,他想看到楊天的慌亂。

可是他失望了,楊天依然還是一臉的平靜,並冇有任何的慌亂。

玉錦龍有些看不透楊天。

楊天的身上冇有任何的靈力波動。

卻是在場的人員之中,最為放鬆,最為鎮定的一個。

難道他早就已經有什麼對策了嗎?

想到這裡,讓玉錦龍微微有些緊張。

玉錦龍若是無法解決掉眼前的兩位,那可真是引狼入室。

楚雄飛中了九魂散之後,全身無力,直接倒在了地上。

而火紅長衣的年青男子,身影閃動,想要拿下楚雄飛。

而此時楊天的身影一陣抖動,嗖的一聲,就來到了楚雄飛的麵前。

直接帶著他退出十幾丈,來到了大殿一個角落中。

“你們真是卑鄙啊。”楊天淡淡的向著他們看了去。

“都說了,讓你們走。”

“你們非要不走的話,那就隻有死路一條。”

火紅長衣的男子,被玉錦龍叫做老四,其名字叫做李亞。

其性情火爆,常常目中無人。

楚雄飛在他眼中,已經是一個必死之人了。

“你們若是此時乖乖的退出這裡,也許我還可以放你一條生路。”

李亞冷漠的向著楊天他們看了去。

楊天低頭向著楚雄飛看了去,有些擔憂的問道:“你還好吧。”

“死不了的,主人,不要理我,先把他們殺掉。”楚雄飛向著楊天看了去。

楊天笑著搖了搖頭。

“何必打打殺殺的呢。”

“你們隻要交出解藥,我可以放你們一馬。”

楊天一臉平靜的向著他們看了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