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之前已經殺了你們隱藏的一些隱魔宗弟子。”

“我不怕和你們結仇。”

楊天淡然的向著魔十七看了去。

魔十七聽楊天這麼說,直接就怔住了。

“看來,你和我們隱魔宗之間的這梁子算是結下了。”

“那就莫怪我不客氣了。”

“我們宗,每一個小隊長,主神都會給我們一件寶器。”

魔十七一麵說著,一麵拿出一根黑色的樹枝。

“這也算是寶器。”

楊天向著魔十七看了去。

“無知和年青人。”

“你是不會知曉,這些小魔器,有多麼強大的威力的。”

“比起你們修靈者用的小靈器,要強大很多。”

魔十七一臉冰冷的說道。

“哦,是嗎?”

“那我到是要見識一下。”

楊天對著魔十七勾了勾手指。

看到楊天那一臉躍躍欲試的樣子,魔十七的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。

“我還真是冇有見過像你這樣如此急於找死的人的。”

“既然如此的話,那我就成全你。”

魔十七冰冷的說道。

當下,魔十七週身有著黑色的能量在轉動。

隨後直接妝把這黑色的樹枝向著空中一拋。

這樹枝竟然就慢慢的變大,如傘狀一般。

在其上,有著一片片的黑色邪惡光流在轉動著。

“去吧。”

魔十七沉聲的說道。

樹枝之中,有著一條條黑色的線條,嗖的一下就向著楊天飛射而去。

“這位恩人,小心啊。”

鄭心一臉緊張的說道。

從那樹枝之上吐露出來的枝條,快速無比的向著楊天而去。

楊天卻是淡然無比的看著這一幕。

其手中的黑木劍,直接就向著前方一斬。

隻是這麼一斬,卻是化為了十幾道劍流,向著不同的方向飛射而去。

砰的一聲,直接就把這些黑線絲給斬斷了。

“到真是冇有想到啊,你小子還算是有些本事。”

“不如也就如此了。”

魔十七向那樹枝之上,加註能量。

嗡的一聲響。

一條條更為粗大的黑色絲條直接就向著楊天飛射而去。

其上含著巨大的邪惡能量。

看到這一幕,鄭心擔憂不以。

而楊天自然也能看得出來,這邪惡的能量,十分強大。

看來,邪惡的能量,已經散佈到這個世界上來了。

像隱魔宗這樣的邪惡宗派,在這個世界之上,一定還有很多,隻是暫時,楊天並不知道而以。

水龍域是一片古遠之地。

也是靈脩者傳聞的有仙者隕落的地方。

所以有著很多的靈脩者來這裡尋找仙藏。

當然,在其他的一些未知之地,也有著一些傳說。

那黑色的絲條,直接就向著楊天而去。

儘管楊天已經連著向著前方斬出了好幾劍了。

可是這黑色絲條的攻擊力,實在是太強了。

劍流不僅僅冇有斬開,而且很快,黑木劍就被黑色的絲條給纏住,捲入到了空中的一片黑色絲網之中。

楊天很快也被這些強大的黑色光流給拖入到了那黑色的光網之中。

邪惡的光流,嗡嗡的響動著。

看到這一幕之後,鄭心十分擔憂。

“恩人,你怎麼樣了?”

鄭心大聲的叫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