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到這一幕之後,楊天不再猶豫,身影一閃,化為一道光電,飛快的向著那血魔池之中撲了去。

撲通,楊天直接就鑽入到了血魔池之中。

此時,有著最少十隻血枯手向著楊天抓了去。

楊天也不理會這些血枯手,它們願意抓,就讓它們抓吧。

到是要看看這些血枯手到底想要乾什麼。

幾隻血枯手,拉扯著楊天,向著一處血洞之中而去。

楊天也不擔心,順其自然。

本來跳入到這片血魔池之中,就是要把裡麵的情況,看個仔細。

滋滋滋,血枯手的周身,有著血色的光流在跳動著。

楊天直接被幾隻血枯手拖入到了血洞之中。

血洞之中,看著很安靜。

可是楊天卻是隱隱間覺得這裡有著莫大的危機。

血色的枯手,似乎是這血魔池之中邪惡能量滋生出來的產物。

進入到這血洞之後,這幾隻血枯手,也是自動了鬆開了楊天。

楊天目光認真的向著這周圍看了去。

可是看了好幾遍之後,也冇有看到這血洞之中有什麼。

那麼這些血枯手,把自己拖入到這裡,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啊。

楊天正自疑惑之時,血枯手突然之間再次向著自己飛撲了過來。

看到這一幕之後,楊天的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。

“咦,這算是什麼意思啊?”

此時的楊天,自然不再慣著這些血枯手,取出黑木劍,直接對著這血枯手就是一頓亂砍。

砰砰砰。

這些血枯手,直接就被斬斷。

可是很快這些血枯手,卻是再次自我修複,恢複到之前的狀態。

看到這一幕之後,楊天還是微微有些吃驚的。

“自我修複的能力到是挺強的。”

楊天喃喃的說道。

血枯手,再次向著楊天而去。

不過卻是再一次的被楊天給擊了回去。

可是很快,讓楊天冇有想到的一幕發生了。

隻見整個血洞之中,無數的血枯手,突然間就從那血紅色的牆壁之上延伸了出來。

如同一條條腥紅的長舌一般,直接就向著楊天撲了過去。

楊天看到這一幕之後,也是微微的吃了一驚。

“我的天啊,竟然這麼多的血枯手啊。”

楊天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這一幕。

無數的血枯手,直接纏繞向著楊天撲來。

楊天可以阻擋其中的一大部分。

可是楊天卻是冇有辦法,阻擋所有血枯手的攻擊啊。

這些血枯手就像是瘋了一般,瞬間就纏繞了楊天的身體。

楊天努力的想要從中掙脫出來。

可是一時之間,似乎還是不太可能出來。

楊天隻能暫時用這一身的靈光先對自己進行保護。

靈光閃動,楊天想要把這些血枯手給震開。

可是這些血枯手就像是膠水一般的粘在楊天的身上。

而且還企圖吸食楊天身上的能量。

現在,楊天終於意識到了這些血枯手的可怕之處。

他們就像是狗皮膏藥一般的貼在楊天的身上。

像是血蟲一般的吸食著楊天的血肉。

雖然一時半會兒,楊天是不會有事兒的。

可是若是長時間,無法從這裡麵抽身出來。

那後果將不堪設想。

“還真是有些麻煩。”

“這些血枯手,到底是如何生成的。”

楊天喃喃的說道。

還是等先破了這些血枯手,再探查其中的原因吧。

楊天周身靈光大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