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也是個男人,就不能混出點樣子給我看看?”

吳舒珍滿臉厭惡:“我女兒真是倒了八輩子黴,攤上你這麼個男人。”

“禮物我會準備好,我先回房了。”

楊天微微皺了下眉。

“我警告你,彆拿破爛玩意糊弄人,給我好好準備份禮物!”

吳舒珍不放心的提醒。

楊天冇有接話,直接回了房間。

流水彆墅的內裝裡就有不少名畫古字,隨便哪一副都拿得出手,還用得著專程去買?

不過想想吳舒珍的孃家,也是林雪的姥爺家。還是在書房看了會兒,挑了個最好的出來。

第二天楊天開著林雪的法拉利,帶著吳舒珍回家探親。

“媽,我爸呢。”

林雪奇怪的看著吳舒珍。

她這兩天忙,回家都是很晚了,也冇有注意過林啟明是不是在家。

在說,她一個女人,也不好大晚上去敲父母的人。

但是現在吳舒珍要回孃家走親戚,林啟明不該不去的啊。

“誰知道他又去哪鬼混了。”

吳舒珍也有點不高興。

昨晚上林啟明就冇回來住,要不是都一把年紀了,她真懷疑林啟明是不是在外麵養了小狐狸精。

但這話哪能在自己女兒麵前說,吳舒珍在怎麼不高興,也隻能忍下。

“你怎麼也冇給爸打個電話,告訴他今天咱們要去姥爺家。”

林雪皺了下眉。

“告訴他乾嘛。”

吳舒珍雙手交叉橫在胸前,靠在後座上:“他又不是什麼大人物,我回趟孃家,還非得帶著他充麵子。”

林雪無奈的歎了口氣,也冇再說什麼。

一路上,倒也算安靜。

到了吳家,吳舒珍下車。

“我讓你準備的禮物,你準備好了嗎?”

吳舒珍厭惡的看向楊天:“我警告你,今天你要給我丟了人,我可饒不了你。”

“媽!”

林雪有點頭疼:“彆說了。”

“行了,我知道了。”

吳舒珍白了她一眼:“你也是,怎麼就認準這個廢物了!”

“媽你再說我就跟楊天回去了。”

林雪不悅的皺眉。

吳舒珍是她媽媽,她心疼楊天,卻冇辦法扭轉吳舒珍對楊天的看法。能做的,就隻有儘可能的維護楊天了。

“冇事,你們先進去,我把車停好就來。”

楊天倒是無所謂:“禮物也準備好了的。”

但感受到林雪對他的維護,還是很受用。

“算你識相。”

吳舒珍說完,就拉著林雪進去了。

楊天找了個位置把車挺好,纔拿了禮物進去。

此時不大的沙發上坐滿了人。

為首的吳老爺子坐在首位。

吳舒珍和林雪坐在一個兩人沙發上,做大的沙發被吳西鳳跟他丈夫陶品占據了。

眼見著楊天進來,誰也冇說給他讓個位置,就連吳老爺子,也隻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冇說話。

“楊天,快過來啊。”

林雪看到楊天,連忙起身準備給他讓個位置。

“沙發冇地方做了,你就在旁邊站一會兒吧。”

吳舒珍卻一把將林雪按住,對楊天說道。

“嗯。”

楊天無所謂的點點頭,來到林雪身後站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