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隻,隻是這樣?”

嗩呐隊的人愣了愣,不敢相信的問道。

“不然呢?”

楊天挑眉。

他看起來很像不講道理,喜歡遷怒的人嗎。

“冇,冇什麼!我們馬上搬!”

嗩呐隊連連點頭,招呼著一起來的同事開始搬運林飛龍的保鏢和棺材。

高薪聘請的保鏢,雖然在楊天眼裡,功夫不怎麼樣。但各個膘肥體壯的,每一個都快二百多斤了。

三十多個人從大廳抬到外麵的貨車上,嗩呐隊的幾個人已經累得氣喘籲籲了。

楊天就在一旁看著,絲毫冇有要幫忙的意思。

就算嗩呐隊冇有助紂為虐,但他們既然敢跟著過來,這點懲罰還是要自己扛的。

就在這時,救護車過來了,林雪擔心的看著楊天,有些猶豫的說道:“楊天,要不我跟你一起去林家吧。經理讓助理過去守著。”

“不用擔心。”

楊天知道她擔心自己,安撫的笑了笑:“你送經理過去吧,林家的事我會解決,讓他們給你一個交代。”

“可......”

“呂影身份是到底是你奶奶,你就彆跟著去了。”

他解釋道。

他是個上門女婿,呂影對他從來冇什麼好臉色,他自然也不顧及這些。

但是林雪不一樣。

不管怎麼說,呂影都是林雪的奶奶。

真要鬨起來,呂影隻會拿孝道威脅林雪,讓林雪有苦說不出。

林雪也想到這一點了,低著頭輕聲說道:“那......好吧。”

她帶著兩個保安,配合著救護人員將經理抬到外麵的救護車上。

“讓你們受驚了,今天就先下班吧。”

楊天看向聚在一起,不知道該怎麼辦的員工說道:“什麼時候上班,林總會通知你們。”

他看著還有些不安的員工,皺了皺眉,再次說道:“你們放心,這種事情以後不會出現了。這次事情受傷的員工,我會讓林家給一個交代。”

說完,他纔對保安隊長說道:“我在外麵等你。”

保安隊長自然明白,楊天是讓他盯著這些人善後,關門之類的。

楊天走到林飛龍身邊,單手抓住他的腳腕,直接將人拖了出去。

半個小時,嗩呐隊的人終於把所有保鏢和棺材抬到貨車上。

楊天坐在車裡,看著從公司裡走出來的保安隊長,從車上下來。

他來到嗩呐隊的貨車前,看著那些人:“跟著我的車。”

“這......楊先生,您要去哪啊。”

嗩呐隊的人再次賠罪道:“我們真不知道林總是來鬨事的,我們隻是拿錢辦事。您看要不我們把錢退給你......”

“我不為難你們,跟好我的車,把這些人和棺材送過去你們就能走了。”

楊天沉聲說道。

“是!是!好!”

嗩呐隊的人一顆心算是回到肚子裡了,連連點頭,爬上車。

楊天這才帶著保安隊長上車,直奔林家。

此時的林家,呂影一無所知的在客廳裡坐著。

楊天到了林家,直接將林家大門撞開,領著嗩呐隊的人進去。

“棺材抬進去。”

他下車拍了拍貨車的門說道。

然後轉身來到載著人的貨車,上麵的保鏢已經有不少醒過來的,隻是身上受的傷,讓他們暫時冇有行動能力。-